您的位置:

首页 >

5060免费电影网址 >

《思美人》为何成不了爆款? 观众:剧中历史Bug太多 >

《思美人》为何成不了爆款? 观众:剧中历史Bug太多

2016-10-08 09:27:21

分类:5060免费电影网址

4月28日,由北京完美影视、北京青春你好文化传媒、北京联合映像联合出品的《思美人》接档《人民的名义》在湖南卫视首播。《人民的名义》收视率一度破8,可谓创下了一个收视传奇,而对于紧随其后接档的《思美人》来说,压力可是不小。尽管《思美人》目前表现出来的是一部平淡剧,但读娱君还是要从文化方面来品一品它。以先秦文化为背景,需挖掘也需尊重历史为何要单独从文化方面入手?——或许,先秦文化题材的稀少是最大要素。一直以来,我国的古装电视剧都沉醉在汉唐宋明清的时代,尤其是清宫戏特别多,有关秦朝之前的春秋战国的电视剧比较少。由于这段历史距现代的时间太久远,比较难在观众中引起共鸣,如前年的《芈月传》收视反响就大大低于《甄嬛传》,虽不排除剧情的原因,但时代感也成为不能忽视的原因。此次《思美人》选择了先秦楚国的屈原作为主角,不禁让读娱君有眼前一亮的新鲜感的。屈原的名字屡屡被提起,尤其每到端午节,但有关于屈原的影视作品实在少之又少,如果不是专业学习古汉语、历史的人,应该对屈原的了解就仅限于课本上的几篇《离骚》节选了。所以读娱君认为,一部好的电视作品,有时可以带动一股潮流,《思美人》或许能够为一部分观众打开了解先秦文化的大门。1、先有屈原,还是先有端午节?《思美人》中,屈原和张馨予扮演的莫愁女相遇在端午节,于是弹幕上出现了很多很多很多的疑问,比如“端午节不是因为纪念屈原才有的么?编剧脑子坏掉了?”读娱君摸摸鼻子想说,人家屈原也是过端午的好么,先有端午节,而后有屈原,只能说屈原将端午节的名声扩大化了,成为端午的一个象征符号。不信让读娱君翻古籍给你看,据《荆楚岁时记》记载,因仲夏登高,顺阳在上,五月是仲夏,它的第一个午日正是登高顺阳好天气之日,故五月初五亦称为“端阳节”。其实端午节最初是古代百越地区(长江中下游及以南一带)崇拜龙图腾的部族举行图腾祭祀的节日,百越在春秋之前就有农历五月初五以龙舟竞渡形式举行部落图腾祭祀的习俗。后因战国时期的屈原在该日抱石跳汨罗江自尽,统治者为树立忠君爱国的理念,将端午作为纪念屈原的节日。所以,认真看电视剧也是可以涨知识的,以后不要再说端午节是因为纪念屈原才有的啦。2、除去《离骚》,屈原的作品还有很多《思美人》一开篇便是屈原遇到美貌的山鬼,旁边还蹲着一只类似“急支糖浆”的独角兽,看得读娱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翻阅资料才知道,山鬼可不是编剧随便加进去的,是屈原确实写过《九歌·山鬼》的作品,所以山鬼是有的,“急支糖浆”也是在诗里出现的。读娱君孤陋寡闻,只读过屈原的《离骚》节选,会背的不过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所以当在剧中听到用歌声唱出来的《橘颂》,还是蛮令人惊艳的。至于莫愁女,在历史记载中也是真实存在的,不过莫愁女与屈原的情感纠葛是否存在,就不得而知,但作为一部历史传奇剧,编剧演绎一下还是可以理解的。编剧的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据说,《思美人》由刘玉堂担任历史顾问,刘玉堂是中国楚文化研究大家,曾经担任纪录片《楚国八百年》的历史顾问。看了上面的介绍,你是不是以为《思美人》是一部良心巨制?读娱君想说,你错了,比起上面的优点,剧中历史Bug太多,分分钟想扶额叹息,所以看这部剧就只当个电视剧看吧,千万别当真。1、楚怀王他娘称太后?楚怀王的娘亲一登场,一众太监就跪下称“太后”等等,好像不太对,之前《芈月传》播出的时候不是说,芈八子是千古太后第一人么?《史记·秦本纪》也曰:昭王母芈氏,号宣太后。王母于是始以为称。这个时候芈八子还在给秦惠文王当妾,这个太后的称谓是穿越了?2、楚国印染技术这么高?虽说楚国不像秦国尚黑,衣服颜色暗沉,但2000多年前的楚国也没有这么发达的印染技术吧。更何况,楚怀王作为一国之君居然穿得如此花枝招展,像一只随时准备开屏的孔雀,这真的好吗?3、秦王要逐鹿天下?《思美人》中,秦惠文王射中一只鹿,于是周围士兵士气鼓舞齐喊“逐鹿天下!”似乎看起来没什么问题,都那么完美,但是感觉秦始皇会被气活,因为这词的出处是对秦朝灭亡时,各路人马起义时的叙述。《史记·淮阴侯列传》载: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词用在秦始皇爷爷的爷爷身上,总有一种嘲讽的感觉。《思美人》存有一定问题,成为爆款也需要时间证明——不过,读娱君真心希望这部以先秦文化为题材的电视剧,在后期能有所作为,毕竟先秦文化除了《大秦帝国》等剧集,还需要更多的佳例来证明。

今年第一次带着电影来到戛纳主竞赛单元的 Netflix 听到了一个对它不利的消息。戛纳电影节官方宣布,从明年开始,想要入围戛纳电影节的竞赛单元,那么片方必须做出承诺,至少会让电影在法国院线上映:在戛纳官方发布的声明中没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新规则就是冲着 Netflix 去的。和传统的电影公司不同,流媒体平台 Netflix 一直把线上作为电影最重要的阵地看待,并不愿意按部就班履行传统院线的发行规则。两年前,Netflix 曾尝试让旗下电影《无境之兽》在网络和院线同步上映,结果遭到了院线大规模集体抵制。如果 Netflix 不愿意遵守戛纳的这条规定,很可能意味着今年带着《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两部影片踏入戛纳,是它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其实早些时候,Netflix 是尝试过解决院线上映问题的。今年法国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片单公布后,法国电影放映协会就发公开信要求 Netflix 将影片在法国发行。公开信中称,这之后,Netflix 曾回应说愿意让自己的片子在法国院线点映。Netflix 的点映条件是,希望能够在点映时实现接近同步播放(day-and-date)——影片在大银幕上播出的同一天,也就能在小银幕上看到。戛纳和 Netflix 矛盾背后归根结底是传统的电影院线发行规则与视频流媒体服务平台之间的矛盾。院线希望拉长窗口期,害怕作品短时间上架流媒体平台后就没有人走进电影院了。流媒体自然希望在第一时间把电影呈现给它的订阅者。随着流媒体平台自身积累的用户数不断壮大,它逐渐取得了与传统电影公司对话中的主动权。我们之前报道过的好莱坞电影窗口期逐步缩短便是这样的一个例子。戛纳电影节“叫板”Netflix 的底气在于它是全球公认艺术性最强、最受追捧的电影节。而且,电影通过在流媒体上播放给好莱坞带来的票房以外的收入于法国戛纳并不适用,电影不在法国院线上映,反而损害到了电影基金会的利益。Netflix 的 CEO Reed Hastings 在 Facebook 上说,戛纳的新规则是在针对 Netflix。同时,他为两部电影《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打了个广告。除此之外,Netflix 目前并没有其他对新规则的回复。

今天,晚间消息,乌克兰一高级警官今日称,当前正在全球肆虐的勒索病毒Petya的主要目的是破坏乌克兰的计算机基础设施,而不是索要赎金。  本周二,Petya率先在乌克兰爆发,并迅速席卷欧美,俄罗斯、波兰、法国、意大利、英国、德国和美国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的港口、工厂和办公室等设施被感染。  最初,乌克兰政治家将矛头直指俄罗斯,但克里姆林宫发言人称,这完全是“毫无根据的指责”。   如今,越来越多的安全研究人员意识到,Petya病毒发动攻击的主要目的是在乌克兰政府和商业机构的计算机中安装新的恶意软件,从而为将来发动攻击埋下种子,而不是为了索要赎金。  斯洛伐克安全软件公司ESET数据显示,75%的被感染目标位于乌克兰,感染最严重的10个国家全部来自中欧、东欧或南欧。  德国互联网安全机构“联邦信息安全局”局长阿恩·萧恩波姆称,绝大部分攻击针对乌克兰,俄罗斯次之,德国只有10多家公司被病毒感染。而且,这些德国公司都是通过其乌克兰子公司感染的。  赎金只是烟雾弹  乌克兰网警周四称,已接到来自个人和企业的1500多次病毒帮助请求。  与上个月爆发的WannaCry勒索病毒一样,Petya也采取了索要赎金的方式,即黑客利用恶意软件对用户的文件进行加密,然后要求受害用户支付比特币。之后,黑客会向受害用户提供解密文件的密钥。  截至昨日,发动Petya攻击的黑客共收到7064英镑(约合9000美元)的赎金。鉴于其庞大的攻击规模,该赎金量并不算多,预计只有约36笔支付交易。  对此,乌克兰一高级警官今日向路透社表示,索要赎金可能只是一个烟雾弹。这种说法与一些网络安全公司的想法一致。一些安全公司认为,Petya是一款数据破坏工具,能够删除硬盘上的所有数据,只是将自己伪装成索要赎金。  乌克兰一高级警官称:“既然病毒被修改,用来加密所有数据,并且无法解密,那么黑客的目的很可能是安装新恶意软件。”  安全公司认同  位于基辅(Kiev)的网络安全公司ISSP也认为,黑客的主要目的不在于赎金。ISSP董事长奥列格·德莱维亚科称:“在所有被感染企业中,并非所有的计算机都被感染。为什么要留下一部分呢?很可能是为了安装新的恶意软件。”  卡巴斯基实验室高管考斯丁·莱伍也表示:“我们的分析显示,Petya的主要目的不是经济利益,而是为了大面积地破坏计算机网络。”  据乌克兰安全和国防理事会秘书亚历山大·图尔奇诺夫称,Petya病毒最初是通过一款会计服务与业务管理软件的更新进行传播的。

奢侈品行业整合处于动荡时期,瑞士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Richemont正在剥离有业绩包袱的奢侈品牌。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历峰集团已将中国奢侈品牌上海滩Shanghai Tang出售给一家意大利企业。历峰集团表示,已于上周将香港富商邓永锵创办的这一品牌出售由意大利服装制造商A. Moda董事长Alessandro Bastagli控股的一家企业,交易预计在6月30日完成。 历峰集团1998年收购了上海滩部分股份,2008年收购了其全部股权。截止到目前,历峰没有透露此项交易的具体价格,但表示不会对其资产负债,现金流量以及截至明年3月的财年的业绩产生实质性影响。 Alessandro Bastagli是Finalba SpA控股公司的总裁,也是纺织公司LineapiùItalia Spa和A.Moda SpA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负责生产和分销Everlast,Dimensione Donna,Virtus和Empire的活动服装系列。Alessandro Bastagli于1978年创立了位于佛罗伦萨的服饰制造商A. Moda。 此次收购的合作方为私募股权基金Cassia Investments和一家英国投资基金。Alessandro Bastagli表示,他正在为上海滩组建新的创意和管理团队。 上海滩由邓永锵于1994年在香港成立,它将中西结合美学融入设计风格,曾被认为是中国第一个现代奢侈品牌。起初邓永锵找了9位从上海移居香港的高级裁缝,投资1.2亿港元在中环开设首间上海滩专门店,为香港名流定制中式服装,令老上海风格深入人心。历峰集团收购上海滩后,对该品牌进行大幅改造,通过扩充配饰、家居、定制等品类将上海滩打造成生活方式品牌,上海滩还在上海开设概念餐厅。目前上海滩在全球设有32家门店。 作为少数的中国奢侈品牌,上海滩不乏令全球业界关注的市场尝试。据WWD报道,去年九月份,上海滩首次发行了一个由七件作品组成的环保系列,该系列产品全部由内部供应链中的循环过剩纺织品成。价格从4600港币到16000港币不等。 2013年,该品牌还与Inter Parfums Inc.签订了为期12年的独家全球许可协议,开发、生产和分销以上海滩命名的香水及美容产品。Inter Parfums香港分公司正在管理该品牌的美容产品。 上海滩的出售或许与历峰集团近来的低迷表现有关。在截至3月31日的2016财年内,旗下拥有卡地亚、IWC和梵克雅宝等珠宝腕表品牌的历峰集团净利润同比大跌45.6%至12.1亿欧元,销售额则减少3.9%至106.5亿欧元。财报显示,得益于中国大陆与美国市场的复苏,业绩自下半年开始出现改善迹象。 历峰集团正处于关键的数字转型期。有消息称最近该集团开始大规模招聘数字技术人才,集团董事长Johann Rupert 打算借助数字平台来提振业绩。 同时,集团计划通过业务紧缩,裁员以及处理不良投资的方式缩减成本,令品牌专注于珠宝腕表业务。上海滩的出售可以看做历峰集团清理旗下资产的其中一部分。而更早以前历峰集团还曾计划抛售旗下业绩低迷的法国奢侈皮具品牌Lancel。 值得关注的是,历峰集团季度财报中极少提及上海滩的业绩。该品牌与Chloé,AzzedineAlaïa和Lancel一起列为“其他品牌”一类。有分析认为,上海滩遭遇尴尬处境,该品牌门店缩减让曾经的扩张计划更加遥遥无期。2013年上海滩在全球关店7家,当时就有传言该品牌或将被历峰集团抛弃。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上海滩首席行政官雷富逸曾宣称将借此机会推广上海滩,目标在全球开设50家分店,不过其宣传策略饱受批评,有分析人士表示,上海滩的策略出现明显漏洞,国外业绩惨淡频频关店,销售重点应放在中国,然而宣传策略却恰恰相反,品牌重点在国外做足了宣传,导致品牌无论在国内外都没有取得有利的市场地位。 随着中国本土奢侈品牌的发展,上海滩已经不再是中国唯一一家奢侈品牌。夏姿•陈和上下也作为后起之秀在国际上获得不少关注。 夏姿•陈Shiatzy Chen近些年一直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扩张,品牌在美国加州、伦敦、巴黎、新加坡、中东都有开店计划。该品牌年度营业额约为8000万美元,预计到2020年,品牌门店数量将从70家左右增长至170家。夏姿•陈服饰于1978年成立,至今已成为拥有高级女装、高级男装、高级配件以及高级家饰品的综合精品。1990年即于巴黎成立工作室,并于2001年10月正式成为第一个进驻欧洲的台湾时尚品牌, 2003年3月,上海成为夏姿•陈进入大陆市场第一个据点。 2015年,夏姿•陈秀场前排出现LVMH集团主席Bernard Arnault长子,目前担任集团市场总监的Antoine Arnault。当时有分析预测,LVMH集团或许对夏姿•陈感兴趣,因为LVMH是唯一一个旗下未有中国品牌的集团公司。当时爱马仕拥有上下品牌,历峰集团拥有上海滩品牌,开云集团拥有珠宝品牌麒麟Qeelin。 国内奢侈品牌上下由设计师蒋琼耳于2009年创立,目前她担任上下首席执行官和品牌艺术总监。在她创立高端生活方式品牌上下之后,爱马仕集团押注热衷奢侈品的中国消费者对价值4600美元的竹皮手袋和价值10万美元的明朝风格家具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因此对品牌进行注资,令上下成为爱马仕的兄弟品牌。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上下的2015年上半年的营业额相比上一年提升77%,“上下赶上了上一个高端品牌商业模式的末班车,,不能在下一个时代来临时被淘汰”,早前蒋琼耳接受时尚头条网采访时这样表示,尽管2016年上下仍然未实现盈利,上下提出最新举措,那就是进军电商。 上海滩曾经作为历峰集团旗下最小众、最有特色的品牌,凭借差异性地位获得全球关注。但随着中国设计开始从创意和市场上开发出自己的风格,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奢侈品牌开始以差异性风格赢得全球消费者青睐,同时获得了大型奢侈品集团的垂青,未来中国本土奢侈品牌之间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出售消息在今日公布后,历峰集团股价上涨近1%至每股79.75瑞士法郎,目前市值约为416亿瑞士法郎, 约合431亿美元。

去年战事激烈的直播行业,已经出现了首批阵亡名单。相比起两军对垒、战死沙场的轰轰烈烈,光圈的突然倒下多少显得莫名其妙。但至少,“死亡”结果已经可以确定。 光圈直播的官网已经无法正常访问,在百度搜索中输入“光圈直播”作为关键词,相关搜索内容都是:撤资、欠薪。对于这样的结果,创始人兼CEO张轶不想过多回应,只回复:创业维艰,一言难尽。 。在农历春节之前,。 而当光圈直播原运营副总监小付疲惫的出现在我面前时,距离他离职已经过去了3个月。他时常苦笑,总是念叨同一句话,“我是真被伤着了”,即便他现在已经入职了“一直播”,title也没有变化,他仍然深陷困扰。距离事件集中爆发已经过去了8个月,他或许是被拖疲了,“其实现在还是无心上班。” 种种事端,只说明一个简单的事实:光圈直播倒闭了,以最惨烈的方式。 死于A轮 如果一定要给光圈出具一份验尸报告,直接死因是钱。市场骤冷,光圈的用户数以及流量不够亮眼,当然难以找到接盘的对象。但故事的刚开始,一切都还很美好。 光圈和整个直播行业的“高光时刻”都集中在2016年的前三个月。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包括映客、花椒、一直播等超过100家直播平台拿到融资,而这一众直播平台背后也不乏腾讯、欢聚时代等上市公司的身影。 彼时的直播行业正烈火烹油,繁花似锦,资本和关注的媒体蜂拥而至,然而并没有人想到,巅峰之后就是断崖。 早在2015年9月,光圈直播便已获得由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三家投资的1250万的pre-A轮融资。据原光圈员工透露,这也是光圈成立直到倒闭所获得的唯一一笔融资。 对于光圈直播来说,2016年的开年非常顺利。pre-A轮融资刚刚到账,不论是用户量还是收入都处在逐渐上升的阶段。 随后,光圈又与旅游卫视联合举办了“光圈之星校花大赛”,在官方宣传中,优胜者将有机会与一线明星出演电影和网剧的机会,前20名更有机会获得iPhone 6S和名企实习机会,前五名还将获得环球旅行的机会。这吸引了许多校园年轻主播到这个平台。她们多半是因为好奇或是无聊,偶然加入了光圈成为主播。“我喜欢别人给我礼物呀。”至于为什么选择光圈而不是平台更大的映客、花椒,理由也很简单:小平台的主播竞争不那么激烈。 张轶在接受《创业天下》采访时曾表示, 。主管用户数据分析的前员工江伟对我表示,光圈直播高峰时期的DAU只有2万,这其中还包括了机刷量。而累计装机量始终只有100万左右。负责技术的王德宝也侧面证实了这个数据。“我们技术部门没有什么挑战。起码没有遭遇用户量短时暴增导致刷爆服务器的挑战。以前我供职的公司曾经遇到过,但光圈整体的用户数就没什么激烈的变化。” “直播行业的整体留存率就非常低,超过25%就很棒了。”也就是说,哪怕平台的用户量达到100万,7天之后也只剩20万左右。这是一个需要靠不断博眼球、提供多样选择,才能获取新用户的行业。小付边说边比划出了一个下开口的抛物线。 。 “刷量”、转型,直到打完最后一颗子弹 张轶看起来文质彬彬,但只要拿定主意,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对于公司的战略、估值,他寸土不让。 从光圈成立那一天起,张轶就决心要走一条不一样的路,也锚定了自己的竞争对手——映客,并试图用各种方式追击或是超过它。哪怕在外人看来,光圈与映客从用户体量、估值到融资进度上几乎没有可比性。 光圈直播成立于2014年,最初的定位是图片社交,随后增加了直播的功能。拒绝了传统的“秀场”模式,张轶力图把光圈打造成全民直播的平台。张轶在接受三声的采访时表示:美女撑不起整个直播产业。但显然,“秀场”模式是行业中最快产生现金流,并容易实现盈利的模式。换一条少有人走的路,往往意味着需要面对更大的困难和风险。 。 此前,在校花选秀的热度和媒体曝光双重推动下,光圈巅峰期拥有138个直播间,每个直播间最低有2000人同时在线。而选秀结束之后,主播的热情和用户数同时锐减。到6月份的时候,每天只有20-30个直播间,每个直播间仅有100-200人在线。“那个时候你刷光圈,直播间两三屏就没有了。” 直播人数和在线用户同时锐减,张轶想到的解决方式并不是增加运营和品牌露出,而是开“刷假量”的渠道。从真人与机器人1:4的比例一路刷到1:20,为的维持表面上的繁荣。“最多时候开4个渠道,有3个半都是刷量的。”小付说。 。张轶自称已储备了四档体量近似《奇葩说》的PGC内容,要将盈利模式转变成以广告为主。寄望于找到优质广告主,靠冠名费以及广告植入维持生存。 然而,转型也万分艰难。广告主都非常现实,他们宁可花大钱去投一个流量极好的平台,也不愿意花小钱在一些未见起色的节目身上。光圈的用户数量哪怕在巅峰期也只有50万,这个数字难以吸引好的广告主。刷量也是徒劳,。光圈直播深陷泥沼,难以自保。 。 去年5月,在一切尚未完全崩盘的时候,曾有上市公司表示愿意投资3000万,占有光圈10%的股份,但这被张轶立刻拒绝。“他觉得估值降得太厉害了。其实哪有什么所谓,能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 至此,光圈的员工们再也没有听说任何确切的融资消息。倒是常有人来公司“视察”,早晚各一波,“但那些像观光团的人,一看也不像什么正经投资机构”。。踏上漫漫讨债路的员工与主播创业公司的倒闭分为很多种,光圈是其中最惨烈的一种。张轶原本可以坦诚一切,选择裁员、降薪,以最低成本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转。但他大包大揽,对员工表示,下一轮融资很快会到账。员工们也就仍然怀着一点儿绝望的期待,直到等到空空如也的办公室大门上贴着的一纸封条。这种微弱的期待从2016年的5月,一直维持到11月。“我们的融资已经进入了签署协议的阶段,适时就会公布。答应大家集体去日本的旅行也一定能够成行。”这是2016年5月,张轶在集体会议上的承诺。但,“11月份,张轶的话锋突然就变了,说公司正在困难的时期,你们不应该逼我。”技术部门员工王德宝(化名)说。从6月份开始,员工的工资就已经开始停发。在7月份短暂的下发了6月份的薪水后,员工的工资就一直处于拖欠的状态,五险一金的系统中也未见缴费。他们都尝试过去找CEO张轶要一个说法,或是动用各种手段逼迫张轶还钱,但除了拖延之外,他并没有给出任何解决方案。而反应激烈的主播曾在微信上威胁要将事情公之于众,张轶随即将其拉黑。此后,张轶便不再和他们任何人联系,并且不接任何员工、主播的电话,宛如“人间蒸发”。员工们最新得到的消息是:张轶已入职新丝路,任副总裁的职位。虽然这只是份工作,但眼看着公司倒闭、薪水停发,他们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伤害。比起丢掉工作、拿不到薪水,心灵的伤害似乎更难挽回。“我对这份工作算得上呕心沥血了。”小付重重地说出“呕心沥血”四个字。“我从这件事情得到的经验就是:。”如果扛过几个月公司活了呢?“。

焦点访谈

最新最热的文章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Copyright ©2017 5060网址大全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827570882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