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放弃设备与服务:纳德拉对前任鲍尔默公开的“背叛” >

放弃设备与服务:纳德拉对前任鲍尔默公开的“背叛”

2016-09-05 09:46:22

分类:社会

自纳德拉出任微软CEO后,微软就一直处于一个微妙的状态——想大步迈进,快速追赶早已步入快车道的谷歌和苹果,但公司内部陈旧势力及观念还在隐晦地成为微软前进的绊脚石。眼看着离对手越来越远,纳德拉终于痛下决心,准备给微软来个“开膛”大手术,为微软注入理念、战略、组织的新鲜血液。德拉最近的一封长篇电子邮件备忘录,就对此进行了明确的阐述。从这篇备忘录中,我们大致可以一窥微软未来的面貌。纳德拉首先否定的是,微软上任CEO鲍尔默提出的“设备与服务”的概念。他认为虽然此概念对微软又一定帮助,但目前的微软却需要独一无二的新战略。鲍尔默刚刚卸任CEO不足半年时间,纳德拉几乎就全盘否定其提出的概念,可见对微软固步自封的“积怨”颇深。事实上,鲍尔默之所以会提出“设备与服务”的概念,很大程度上是受苹果公司的影响。自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以来,苹果凭借软件结合——iPhone、iPad+App Store打造封闭生态圈而一骑绝尘,成为最大的赢家。自此,许多公司高层都将苹果模式奉为经典,竭力打造自家“设备+服务”的闭环模式。就连谷歌也不例外,不仅联合OEM厂商推出Nexus系列产品,还独家研发可穿戴设备谷歌眼镜。当然,最后代价是沉重的,谷歌眼镜被Android Wear开放平台所取代,谷歌两年多的努力成了无用功。而在彼时,微软在移动端几乎没有太大作为,被苹果和谷歌几乎逼上绝路。鲍尔默在无奈之下也将“设备+服务”当做微软的救命稻草,并接连推出Surface系列平板。甚至还玩了一出“反间计”,将诺基亚成功揽入怀中,作为旗下硬件设备的承载者。但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取得预期效果,Surface系列平板依然不温不火,诺基亚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融入微软体系之中。纳德拉此次表示微软需要独一无二的新战略,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设备+服务”的概念,准备从根本上让微软来个华丽转身。当然,放弃“设备+服务”概念并不意味着微软重新做回以软件为唯一产品的公司,而是会审慎地评估硬件产品在微软中的地位和未来。就目前来看,Xbox游戏机、Surface平板和Windows Phone等硬件产品都会得到保留。比如纳德拉就认为Xbox游戏机对微软来说至关重要,他表示:“作为一家大型公司,我认为定义核心业务至关重要,但是在其他能够取得影响以及有可能获得成功的业务方面做出明智的抉择同样重要。我们很幸运能够拥有Xbox这样的品牌,我们要通过独特且持续的创新来把握这一机会。”既然否定了“设备+服务”概念,那微软势必要用新的战略来取代它,纳德拉给出的答案就是移动+云计算。纳德拉表示,微软的核心是一家为移动先行、云端先行的世界提供生产力和平台的公司。而为了这一终极目标,纳德拉自然要将移动业务和云计算当做公司未来的基本战略。其实,早在此前纳德拉就一直宣扬微软“移动第一,云第一的世界”的全新战略。此次备忘录是纳德拉将此战略再次重申,以获得公司内部员工的广泛支持。市场调研公司FBR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Daniel Ives就表示:“纳德拉发表的备忘录其实是重申了公司专注云计算和移动业务的发展重点。我们也认为,这两大重点业务将最终有助于重新点燃市场的乐观情绪。在笔者眼中,纳德拉与鲍尔默的性格、世界观是截然不同的。鲍尔默更像是一个固执的老派代表,坐拥微软这样的巨头企业,一直在想着如何维护传统,梦想着微软能凭借Windows系统和Office办公软件按部就班地活到世界尽头。因此,鲍尔默懒于创新,也最看不惯谷歌、苹果这样的创新型企业。但纳德拉则不然,他是典型的激进派,已经知道微软的落后之处。就像纳德拉说的那样:“这个行业不尊重传统,只尊重创新。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保持战斗状态和前瞻性,积极进取。”这也是纳德拉下定决心将移动+云计算当做公司新战略的重要原因。纳德拉的雄心壮志在移动业务和云计算上显露无疑,他确信云计算服务将出现在不同尺寸、不同生态系统的屏幕上。而这也将是微软的未来——只要是有屏幕存在的地方,不管采用的是什么系统,都将有微软的服务——比如Skype。而纳德拉接下来的行动,就是将移动+云计算的新战略进行到底,让微软的服务被更多地出现在用户面前——此前推出iPad版Office应用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全盘否定了旧概念,又制定了新战略,接下来自然要付诸到行动当中。但目前的微软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员工人数众多,且机构重叠,人浮于事,动力不足,执行力不够。因此,重组和裁员迫在眉睫。纳德拉在备忘录中明确表示,微软需要精简机构,而员工也需要适应新变化。据了解,在今年4月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以后,微软的员工总数从之前的9.9万猛增至127000余名,远远超过对手谷歌和苹果。庞大的员工数不仅为微软带来巨大的人力成本,也让整个内部混乱不堪,因此微软高管一直试图裁员。再加上新战略的制定,许多不适用变化的员工也会被同时清理。据透露,微软早在几周前就已经在削减工作岗位问题达成一致。纳德拉在备忘录中就提到,微软将“扁平化组织”的同时,创建“简洁的业务流程”,希望微软成为一家“组织层级最少、决策者数量也最少”的公司。他希望公司得到改变,而且无需受制于微软的过去。相比以往的死气沉沉,纳德拉在上任以后展现出少见的血性。大面积的裁员势必会让微软在短时间动荡不堪,但没有血与火的锤炼,就不会有真正凝聚在一起的团队。纳德拉这样做具有长远意义,对微软的未来发展不言而喻。在纳德拉的规划中,他希望看到一个组织上更简洁、行动上更迅速、思想上更创新的微软,而这显然显然是需要经历阵痛的。即使纳德拉下定决心要对微软来个“开膛手术”,进行一场大变革,但这并不会一蹴而就,改变微软的劣势位置,微软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仍将扮演追赶者角色。在纳德拉的备忘录中,他提到一切的改变重心都是以客户和用户为中心,不过我们不应该忽视纳德拉并没有改变微软最核心的内容——以生产力为第一目标。在这份备忘录中,国外媒体统计到生产力成为第一关键词,“生产力”(productivity)一词出现20次,而与之相关的“工作”(work)出现了27次。这就意味着微软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普通消费者对微软的看法,因为微软依旧不会将消费电子当做首要目标。与普通消费者最近的仍然是谷歌、苹果及其他巨头企业。微软想从生产力出发,进而改变世界的初衷无疑是伟大的,但它却固执地认为用户的生活是和工作密不可分的,旗下的软件、系统、产品都以创造生产力为目标。但很显然,这个世界已经被消费电子攻占。如果纳德拉不改变生产力为第一目标的初衷,或许很难让微软转型成功。

与九城建立合资公司、传言联合阿里入股Kabam、发行九亿可转债。一向在资本市场上动作谨慎的奇虎360,意外的在最近吸引了投资人的注意。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独立互联网公司,在目送BAT疯狂跑马圈地的同时,周鸿祎数次强调奇虎360不可能跟进,也不可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收购。对于360的投资,他认为现在要去做巨头们看不到的事情,或者说是去做他们目前顾不上的事情。但端游这片曾经有过激烈厮杀的红海已然是一超多巨的状态,至少这块市场从表面上看花钱并不合适。所以与九城的合作究竟目的何如?360又看到了哪些巨头们看不到或者顾不上的事情?这并不是360对于端游的第一次尝试。早在2012年CJ期间,360即宣布将与巨人展开微端网游《千军》的联运。而《千军》实为巨人《征途》系列产品的微端版本。在当时,尚未脱离360阵营的游久是这类“微端”产品的忠实拥趸。去年,游久MBO之后,360彻底转向游戏分发平台。在页游和手游分发上都有不错成果的他们需要更大的市场来巩固自己的地位,而端游这块目前游戏市场上最大的蛋糕自然成为了不二之选。手游火爆并不意味着端游没落。事实上,现在包括手游与页游在内的轻游戏的销售收入总和仍低于端游。狂热的资本蜂拥追逐手游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手游市场的泡沫化,还有端游市场的相对安全。但这并不意味着360在端游上面走的一帆风顺。今年二月,360平台联运的第一款端游《圣王》上线。虽然没拿到具体的数据,但网站上每隔一个来月一次的大规模服务器合并意味着这款游戏的活跃度实在是差到可怜。所以360急需一款能拿得出台面的大作来证明其端游的渠道分发能力。在大作有限,版代费用高昂的现状之下,九城成为了最终的选择。著名足球经理人朱骏先生在卖掉申花之后甚少在公开场合露面,而被九城给予厚望的逆袭之《Firefall》上一次被媒体热炒还是在遥远的2011年。2011年11月,九城宣布旗下Red5工作室开发FPS网游大作《Firefall》以2300万美金授权garena在东南亚及台湾地区运营。这在当时对于失去了《魔兽世界》的九城来说无异于一阵强心剂。知乎上曾经有人如此看好《Firefall》。三年过去,一切如过眼云烟。所以对于这样一款非热门IP类作品,虽然反馈的游戏性还不错。但从营销角度上来说,价值可能只存在于九城以往的噱头与分发端游的执念。在今年的Q1财报解读中,周鸿祎曾经这样描述过360今年的战略。在硬件领域,360做过很多次尝试,也在智键等小微产品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在手机与盒子搁置后,360并未推出一款能够直接作为入口终端的产品。同时,周鸿祎曾在一次公开访谈中透露,360确实计划推出一款游戏盒子/主机类产品,但因为性能质量问题被回炉重做。所以,360与九城联运的部分原因其实是在为未来电视盒子/主机类产品试水?我们可以从公开消息中确定这个判断。7月底,Xbox One的正式预售结束了大陆14年的游戏封禁。而与百事通同属SMG的东方明珠在与Sony合作后也取得了PS4的在华销售权。早在年初,九城和东方明珠就曾发布公告,宣布在2013年10月双方达成的一项投资条款获得正式签定。东方明珠投入共约2300万美元,以获取九城旗下子公司Red5的20.01%的少数股东席位。而Red5则正是《Firefall》的研发商。这样一来,脉络已经十分清楚。《Firefall》确实是款不错的游戏,360可以拿它充当自己端游的门面。九城具备多年运营大型MMORPG的经验,“带枪版魔兽”应该也不在话下。运营效果若还不错,便顺理成章的可以在自有产品甚至PS4中合作添加各种应用。倘若有天,你的PS4应用商店里存在着360电视卫士的时候,想想真是醉了,画面这么美的艳阳天。比起BAT,360并不是一家现金流十分充裕的公司。在如今独立互联网公司愈发难以生存的背景下,仅仅靠主业勉力支撑一定是等死,但胡乱花钱更可能是找死。所以如何用好手上的每一笔钱是每一家小巨头都要细细思量之事。从放掉游久到收购MediaV,而从周鸿祎最近的公开发言中,我们看到在满足这个前提的条件下,360更加细化的投资逻辑。游戏收入已经占据很大一部分比重的360,依旧没有贴上除去安全以外的鲜明标签,即使在资本市场上游戏分发平台被如此热捧的今天。未来,腾讯希望你无时无刻捧着电脑手机杀死你的空闲时间,阿里希望你无论在哪都能看到我卖的商品出现。而360最希望的,也许是当一切产品都可以联网之时,每一个都装了我的安全软件。

前两天的感恩节,阿里巴巴开了一个国内大型企业前所未有的会议——离职员工大会。在阿里的公司文化中,同事间互称“同学”,员工离职称“毕业”,而阿里巴巴集团在创业15年来,离开的员工就有5万之多,所以这场大会又叫“阿里校友会”。2000多名校友从全球各地赶来。据说这次阿里巴巴的离职员工大会两周之前通过微博召集,离职员工通过网络报名,提交阿里工号、现就职情况就可以参加大会。阿里高层、蚂蚁金服CEO彭蕾谈到了敏感的阿里人离职创业问题,并表明阿里的态度:上市之后的阿里,似乎开始格外重视阿里内外(包括离职阿里人、包括收购来的公司)的生态建设。

特斯拉:约吗?中国用户:对不起,跟你不熟。百万级直指奔驰宝马奥迪,以什么样的方式让用户愿意放弃宝马、奔驰的电动汽车,接受特斯拉的品牌溢价,这是绕不开的一个槛,普通用户愿意花6000元买了肾6,是因为能买的起。有多少用户能买个百万级电动汽车。续航、充电、安全都不说了。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已经是免费甚至赔钱,小米以高配低价做信任背书,直接打破用户最后的心理防线。特斯拉如果让中国用户相信并愿意使用,还得在营销和成本上下下功夫。互联网汽车未来是一片蓝海,汽车本身可以不赚钱,以广告和各种软件产品,消费、音乐、视频、游戏等增值服务赚钱。这种思路的乐视、小米、百度已经在路上了。还有BYD、北汽、长安、奇瑞等传统车企都在发力能源汽车,价格区间从几万到几十万都有(国家还有能源补贴)。1、投资人基本都没问到点上。没办法,不懂行的结果。2、贾哥哥满嘴概念,没干货。如“在产业化、互联网化和全球化的战略指导下”,让我想起了三胖。3、新浪体育没了nba依然是第一大流量频道,致命打击说不存在。4、还拿互联网公司和思维说事儿,这在当今的商业环境里,本就是笑话了。如“乐视首先是互联网公司,也是互联网思维和模式变革传统产业。”5、“鹏博士和海信,甚至三星,无法和乐视竞争,因为是一个硬件整合的公司。”后者可不是整合公司,人家有是实在的工厂。6、“把子公司拆出来单独融资”这估计是实话,因为貌似没别的办法了。7、“不用太多关注魅族。他在互联网服务上差的很远。”有点儿意淫的味道。8、“内容层面、UI层面、应用层面都是全面开放的。‍”内容怎么开放?接着倒卖版权吗?UI怎么开放?让别的公司用乐视UI吗?应用层面怎么开放?LeStore吗?没新鲜的啊1)致新不盈利,本来也不以盈利为目的。在A股能上市?2)贾姐高位套现,再把钱借给乐视。本质上已经不同的。股权投资是不能撤回的,借款可以。海外许多公司在创业阶段实收资本很少(100港元或100美元),运营资金来自股东借款。公司不行了,股东可以先拿回自己借给公司的钱。以斗鱼为例,平台依靠观众人数乘以不同的系数推广自己培养的草根主播,摆脱对部分签约来的明星主播的依赖,同时自己也签约现役职业选手,选手以主播和斗鱼战队职业选手的双重身份参加比赛,获得名次得到知名度提升,以形成竞争壁垒。另外作者低估了MMORPG和竞技类游戏类型上的差异,事实上网易仅仅收回自研游戏而不是代理暴雪的游戏的直播权,因为暴雪游戏竞技性强,用户量大,用户ARPU却较低,非常依赖第三方平台、赛事的推广传播以维持整个生态圈,仅靠网易cc现有的微薄流量是不足以糊口的。

这几天,中国移动的动作备受瞩目。10月9日,之前一度搁浅的中移互联网公司筹备加速,由当年谋划 “移动梦网”、“动感地带”两大知名业务的现任中移国际公司董事长林振辉担任筹备组组长。10月11日,中国移动与德国电信签署合资协议,按各50:50的比例设立车联网合资公司。10月13日,之前筹备已久的中移新媒体公司,已确定命名为“咪咕文化科技集团公司”(下简称咪咕公司),计划10月底完成工商登记,并将三年投入104亿打造新媒体巨无霸。巨资之下,咪咕的命运如何?咪咕并不是最早的独立子公司,但是它的成立对于中国移动来说,探索意义更大,其披露的策略表明,中国移动这次想要的,是个能在外独立生存的子公司。此前,中移动成立了终端公司、物联网公司、政企公司、财务公司等众多子公司,但这些子公司仍然是中移动原有运营体系内中的一个环节,不能脱离单独生存,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运营公司。比如终端公司主要是充当中移动庞大终端战略的资金物流平台;物联网公司是作为中移动物联网终端、号卡等业务的支撑公司;政企公司是为了对口服务全国型集团客户而生,弥补以往中移集团公司只有管理职能而各省公司又无法协调全国的短板。而再早些的控股子公司卓望,也几乎是中移动的产品开发及平台运营的支撑方。它们的存在,在中移动的大盘子里,是为了提高运营的效率,是为了让中移动的核心业务更好的运转,因此,只要大树不倒,它们是衣食无忧的。而真正市场运营的核心主力,仍然是中移动的各省公司。但是咪咕诞生的背景却有所变化。在今年年中,中移动提出了“三条曲线”的发展模式。第一条曲线是以语音和短彩信为代表的传统移动通信业务,第二条曲线就是流量业务,第三条曲线是数字化服务的发展。前两条曲线可以被认为是当前的主业,而第三条曲线的发展,则被寄予到咪咕新媒体公司和中移互联网公司身上。因此,咪咕的成立对于中移动来说,不再只是简单的把内部职能独立化,而是寄望其能在市场上拼出一片天地,能跳开现有体制产生新增收入。这个重任,让咪咕公司将面临比过去诸多子公司多得多的挑战。咪咕公司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首先资金极为雄厚。根据腾讯科技的报道,咪咕公司注资资金为104亿元,分三年拨付,2015年注资71亿元。而当前A股中投资不少手游、内容产业的新媒体龙头浙报传媒,其市值也不过225亿,布局视频及智能家居的乐视网市值300亿。咪咕单注册资金就是百亿,可以说一出生就位居新媒体巨头之列。其次继承了相当厚的家底。咪咕公司被指定为中移动旗下音乐、视频、阅读、游戏、动漫数字内容业务板块的唯一运营实体,也将继承积累了多年的新媒体版权资源已经运营资源,像中移音乐基地当年一度成为唱片公司的救星,拿到了大量的正版音乐内容,而游戏基地目前也是收入不菲。最后得到内部资源的大力倾斜。根据中移内部的策略显示,以后其各省公司、专业公司、直属单位不能自行开展音乐、视频、阅读、游戏、动漫领域的业务经营,不能自行与上述领域的第三方业务开展合作,或为上述领域提供代计费。这一点,算是中移动给咪咕的一条退路,如果搞不定外面的市场,那就独家搞内部市场。过去,由于中移动主业的空前成功,无论是专业公司也好、基地也好,大多依赖主业输血,靠内部资源才是便捷之路,真正去市场拼的还真不多,这很正常,放哪个公司都一样,BAT三系里面哪个部门不是希望核心产品导流量?随便导一导流量,就能让一个产品一飞冲天。所以,争取内部资源往往是子公司生存最重要的着眼点。即便是目前中移动主业面临困境,希望咪咕跨出去打片新天地的时刻,依然看得出这种争取内部资源的惯性。代计费是新媒体公司最关键的资源,目前看到中移动的策略是封杀掉省公司独立和外部在新媒体合作的机会,哪怕咪咕公司做得再不好,省公司要在音乐、视频、阅读、游戏、动漫有所动作,也不能绕开咪咕,必须由咪咕来负责接入、代计费。而同在筹备的另一个公司中移互联网公司,也在不懈的争取代计费能力,不过目前看,互联网公司似乎有点站了下风,互联网赖以生存的最核心业务MM(Mobile Market),目前收入主要也来自于所谓应用内计费,也就是游戏的代收费,在游戏归属咪咕公司后,互联网公司也不能再独立的去和优秀的游戏公司直接谈接入了。因此,有这样的家底和这样的资源倾斜,短期内看咪咕的运势似乎不会太差。但正如有互联网人士指出,我们在外面拼的时候,都是背水一战,做不好就死路一条,而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司,做不好,就哭喊着要资源要政策就好了。一群有退路的人vs一群拼死一战的野蛮人,谁赢谁输?当前,媒体运营平台竞争已经极为激烈,音乐、视频、阅读、动漫,每个领域都充斥着经历过市场战火的对手,从终端体验、内容运营、用户运营等多方面看,咪咕公司都没有太大的优势。根据易观14年移动APP终端覆盖数据显示,咪咕音乐排名音乐类APP第8名,月活用户数270万,不及排名第一的QQ音乐11478.8万的零头,也和酷我、酷狗、多米等不在一个量级。而视频、阅读等暂没找到数据,但从各大应用市场的分类看量级都比较小。游戏运营平台根据易观数据也未进入前十。所以,除非采取收购等策略,自主平台要想往上目前看并不是太乐观。而最为核心的代计费方面,虽然运营商账户计费方式仍然是最便捷的移动支付方式,但也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一方面手机端的支付宝钱包、微信支付在这一年发展迅速,支付宝钱包用户数已经突破1亿,月活用户数超过4000万,虽然和中移动7亿的用户相比还有距离,但是支付宝更多的支付场景,黏性更强,用户使用的比例将会越来越大;另一方面,由于新媒体及游戏的分发平台移动并不占优,平台在支付选择的主导权更大,而平台一般倾向于各类支付都接入,运营商账户计费的优势也将被淡化。在外部优势不明显的情况下,省公司的推广能力和营销资源是关键。但独立后内部的利益博弈将会更复杂。新媒体公司成立后,和省公司成了并行的架构,新媒体公司还有没有直接指导的职能?还会不会向省公司下达相应的业务推广指标?如果没有,那么新媒体公司地位将很尴尬,靠自己推广很难,要靠省公司推要占用省公司宝贵的营销资源,省公司还有什么动力去消耗资源呢?以前购买这些所谓增值业务送流量、送话费的活动,在把重心越来越放到4G流量经营的当下,省公司还会做吗?如果咪咕公司没有证明自己在公开市场的能力和地位,新媒体独家合作权能支持多久也是个问号,当年终端公司也曾希望成为省公司终端的独家平台,但现在在各省均成为与社会平台并行的若干平台之一。因此,虽然有着丰厚的家底,咪咕的未来相当艰难,这也是中移动集团逼咪咕公司走出去的用心所在。真正有出息,要靠在外打出市场,那么咪咕公司要改变的不仅仅是把基地收编,而是要彻底的与过去的运营模式决裂,真正形成一个市场化的公司,具备自己独立的市场推广能力,在没有看到这一表现的时候,很难看到其命运的光明面。不过,也许只有在最黑暗之际,才是重生的时刻。

焦点访谈

最新最热的文章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Copyright ©2017 5060网址大全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827570882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